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利律师

 
 
 

日志

 
 
关于我

1978年出生,祖籍安徽。北京大学法学学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律师协会会员,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理事、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典当业协会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工商联、北京市商会会员,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法律及企业管理相关工作,具有十多年相关从业经验。为国内多家大型企业担任法律顾问。曾为某集团负责筹建该集团下属担保公司,并任该集团下属典当行高管,主管法务、营销管理等工作.受理过百余起诉讼案件.对金融行业特别是担保、典当行业法务工作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及深厚的理论基

网易考拉推荐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2010-08-07 01:0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每天睁开眼推开窗户第一眼就能看到始建于公元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为迎娶唐朝宗室女文成公主为妻而建,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的雄伟而壮丽的布达拉宫。但我在拉萨的朋友建议我不要着急去布达拉宫,先去其他地方逛逛,因为去了布达拉宫后其他地方都不愿意去了。所以我虽然想第一时间去膜拜,但还是听从了朋友的建议,知道今天才去顶礼膜拜她。

    布达拉宫的外观看起来就像巨大的堡垒,它属于西藏传统的宫堡式建筑。巍然耸立的布达拉宫与雪域高原的壮丽景观浑然一体,自然天成。她至高无尚的庄严与厚重之美,深深触动着每一个仰望着她的灵魂。以致很多文人墨客从不吝啬自己的笔墨去赞美她,我这点墨水就是搜肠刮肚也无法能够找到更合适的语言去赞美她。只能简单的描述一下自己的真实感受。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每当黎明,太阳从拉萨东面石头山岗升起,把光芒投向海拔3700米的拉萨城的时候,最先亮起来的是布达拉宫。当我每天推开酒店的窗户时,第一眼也是看到她那美妙的雄姿。只见她依山垒砌,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气势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领,金碧辉煌的金顶,具有强烈装饰效果的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经幡,交相映辉,红、白、黄三种色彩的鲜明对比,分部合筑、层层套接的建筑型体,都体现了藏族古建筑迷人的特色。白天的布达拉宫,驻立在玛布日山上,在阳光直射下,红白的石木建筑竟显得如此耀眼。这伟大的宫殿看起来不像是建筑物,而是一座红白相间的山峰。它是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依顺着山的形势生长,与世界上大多数宫殿的傲慢设计不同,就是今天,历尽沧桑,布达拉已经成为西藏世界最复杂的象征,其立足点也没有脱离大地。这宫殿一开始就起源于把大地作为神灵的寓所加以敬畏的思想,是依附于它,而不是居高临下地解放它。它位于建筑物与自然之间,它依顺自然也升华于自然。即使你完全不知道西藏的历史和宗教,当你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你的精神也会立即与它发生最神秘的交流,它完全征服你,吸引你。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随着这宫殿又一次从黑夜里升起,无数的朝拜者穿过苍茫大地正在继续走向它,这个朝拜布达拉宫的运动已经持续了数世纪之久。布达拉宫的周边可见成群结队的朝圣者,藏族人、内地人、外国人。他们数着长长的念珠,喇嘛们身穿红色袈裟,向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布达拉宫聚集。如今,来拉萨来朝拜她的浪头波及整个世界,它并不像麦加朝圣那样狂热,但经久不息。日以继夜,无数朝拜者越洋跨海,穿过天空和大地,利用各种交通工具前来。世界上没有一个宫殿被如此地膜拜过,朝拜者的队伍从中国内地,从西方列国,从蒙古草原……采用各种交通方式或乘坐飞机、汽车、火车,或采用步行、骑马、赶着牛车,更有不计其数的最虔诚的佛教徒,继续着那古老的、最艰苦的、只有圣徒才可以忍受的磨难方式,一步一磕头的来朝拜她。他们带着自己磕头工具,皮裙、手套、木制的手板和唯一的食物(炒熟的青稞粉)用自己的身体抚摩了路线上的几乎每一块石头,遇到溪流,便搭便桥从流水上磕头爬过去,他们的身体就像一把尺子,丈量了高山、河流、积雪、沼泽地、柏油马路、草地、暴风雨和雷电、烈日和黑夜,一寸土地都不马虎忽略。当到达拉萨后他们的头部因为反复磕碰已经形成一个蚕豆大的灰白色茧子,永远不会消失了,这是一个无上光荣的印记,当他重返故乡的时候,人们将对他肃然起敬。各信徒们汇集到布达拉宫后,有的是匍匐而拜,有的是环绕布达拉宫顺时针进行转经。上千个黄铜制作的转经筒安装在宫殿的外墙上,里面放着大悲咒等经文,这些经筒都是信徒们自己出资做的,边走边转动这些经筒属于藏传佛教信徒修行的一部分。转经的队伍浩浩荡荡,灰尘滚滚,经筒转成一条金光灿烂的哗啦响着的河流,这是一个永不结束的节日。转经者,左手数着常常的佛珠,低头缓慢走着的有,边走边磕头的有,边跳边转的有,坐在地上化缘的有。一路上你可以看见来自世界各地,长相完全不同的人,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康巴人,长辫子盘在头上,扎着红色的带子,个个英俊生猛,表情中有一种朴素的傲慢。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或在高原的缘故、或因为是对于对这座宫殿崇敬的缘故,每个人走向这座宫殿的速度也是非常缓慢的,你必须一步一步地慢慢移动。这是一次庄严的登山活动,庄严永远是缓慢的,白色的山墙和道路,顺着山势向上,在远处看,还以为布达拉宫那些之字形的线条是某种装饰,其实就是顺着山逐渐向上的道路。世界渐渐沉下,当你抵达布宫入口的时候,大地已经敞开,白云像窗帘几乎垂到头顶了,但宫殿的主体才刚刚开始,等待你的是无数继续旋转上升的楼梯,而此时你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进入布达拉宫的方式完全不像你在电影里见过的那类宫殿,穿过德阳厦前的小广场,来到红宫的入口,入口是两部木梯,一部上一部下,现在一边是入一边是出,而过去,右边那个楼梯是专供达赖使用的。那木梯没有雕饰过,原木,被无数人如流水的手摩挲之后,花纹毕现,犹如玉石。后来我发现,所有楼梯的扶手都已经被摸成了玉。进入主殿后,四墙用金粉绘有五世达赖进京图,墙面有的地方已显出班驳,黑底白纹的经幡顺着粗大结实的红木柱从雕粱的天花板一直垂下来,用嘎土夯制的一两米厚的外墙只在楼阶拐角的地方开一两扇窄小的窗口,快要凝固的空气里飘荡着一股酥油灯挥发的特有的味道,恍惚中,仿佛来到了另一个时空,耳边回响起无数念经的声音。再往里走,就由象征政权的白殿步入象征宗教的红殿了,供奉着历世达赖的塑像和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有值班的喇嘛在一旁不停地来回给酥油灯添油,而有的游客虔诚地默念经文着跪拜。在五世达赖的金身大塑像后密密麻麻从地面一直到殿顶一小格一小格地摆放着经文,而在塑像前的护栏上,也许是信徒和教众们为了祈福,贴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纸币,美圆,英镑,法郎,卢布,日元,比索,里拉,似乎一个缩微的钱币博览会。大殿内部仿佛巨大的洞穴,阴暗,方向不同的通道,走廊、梯子,空间疏密分布,依据感觉而不是逻辑,各式各样的历史、意念、必然性、偶然性、秘密、掌故创造摆设了各式各样的房间;有的房间安全、亲和、温暖,被格鲁派的黄色布匹包裹得慈祥温柔;有的房间深邃、威严,威猛的护法金刚怒目圆睁;有的房间幽深、静谧,仿佛亡故者依然活在房间某处,微笑着看着世间,令人后心发凉。许多高大的佛像安置在狭窄的空间中,你绝对只可以仰视,正面晦暗不清,而后面窗子上的布幔被风扬起时,忽然间阳光就把耀眼的翅膀伸进来。洞穴与殿堂合为一体,大殿与小殿彼此依存,辨不清方向,一个巨大的迷宫,犹如中国盒子,房间套着房间,就是在里面生活了一生的喇嘛,也无法穷究它的奥秘。黑暗深处藏匿着各式各样的光,像一个个批着羊毛氆氇、行踪不定、飘忽而来飘忽而逝的僧侣,在此时领你进入幽地,在彼时将你导向明处,在这个过道将你抛入黑暗之渊,在那个窗口让你登上光明之岸。光明在布达拉宫不是绝对的“亮化”,而是无数复杂缓慢的过渡状态,不确定的,旋转着,交替着。若明若暗,忽然间光辉灿烂,世界灿烂如莲花升起,忽然阴郁森严,瞬间晦暗无明,没有什么可以一览无遗。形影模糊的柱子、墙壁,细看发现上面刻着精美生动的花纹、佛像。五万多平方米的壁画,全是无名作者的杰作。红色、黑色或者黄色……的布幔,红色、黄色、黑色……的墙壁,森林般的柱子。妙像庄严的佛,数以万计,在冥冥中微笑着,低垂眼帘,或高踞于莲花宝座之上;或排列于橱柜中,里三排外三排,坐着、卧着,出现在一切方向;或绘制于墙壁、皮子、布匹,这些杰作在精神最虔诚的高峰时代被绘制出来,最完美的想象和技艺,已经出神入化,之后要再达到几乎是不可能了。这不是一个珍宝陈列之所,不是一个参观对象,不是博物馆,一切都像过去时代那样放在原处,它们如此置放、存在着的目的不是供人参观,而是来自伟大的虔诚,是供人与神进行精神交流,是为了讨得诸神的欢喜。它们诞生于遥远的时代——最遥远的法王洞是1300年前的作品——但它们不是古董,它们继续活在当下,影响着世界的精神领域。布达拉整个就是一个活着的巨大珍宝,有无数依然在呼吸的文物,而且它也许是世界上惟一的可以抚摩并通过抚摩和言语来与人们交流的宫殿。香客们进入布达拉,不只是战战兢兢地顶礼膜拜,他们抚摩它,碰它,用手,用身体,用头部,不断地涂抹添加着酥油……并对它说话,大殿里充满着各种口音各种方言的低语,这是一个活着的宫殿,生长着无数地神经,可以感应到世间的一切。无数的珠宝、黄金、银子、门框、门上的铜饰、门坎、各种各样器皿的边沿、扶手、佛座的基部……只要是人可以触及之处,无不被抚摩出花纹、光泽,这种抚摩犹如巨大的地质运动,如河流,在黑暗中把巨石磨砺成美玉黄金。就是那一根根圆木的楼梯扶手,也已经在流水般的摩挲中脱离了普遍的森林,升华为木中之玉。那些被踩塌下陷的门槛已经成为作品,那些数不清的质量最好的黄金、银子、珍珠、柱子、丝绸、绿松石、翡翠、蒲团、氆氇、经幡、云母石、蓝宝石、琉璃、猫眼石、水晶石、钻石、珊瑚、琥珀、青金石、红宝石……在日以继夜的香火、酥油和颂经之声的熏陶中,已经得道成仙。置身其内,转来转去,你迷失了世界的方向,在密集的虚空中,陷入意识的迷狂,忽然看见一个巨大的窗子,守护佛殿的喇嘛正在窗子下闭目捻动着一串佛珠,窗子下面是白色的拉萨平原,人和汽车小得像沙子。你看见了方向,但离开窗子,你又再次迷失。很难想象有人会向卢浮宫最伟大的绘画敬献酥油。但在布达拉宫,人与宫殿之间并没有界限,守护文物的喇嘛在价值连城的佛像前面吃饭、磕头。

我虔诚的内部廊道交错、殿堂杂陈、空间曲折莫测的膜拜、参观,不知不觉的便走出了宫殿。一走出宫殿,一阵凉风吹来,把我从刚刚的梦幻中拉出。抬眼望去拉萨市全景边收入眼帘,还有远处白色的拉萨桥。 

沿台阶而下,来到布达拉宫后面的一个公园。据说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当时和情人约会的地方。只见此处绿树环绕,小桥流水。要不是水中的布达拉宫的倒影提醒我,我还以为我在江南水乡那。只见那园中的水塘中鱼儿悠闲的游着,鸭子、鹅和各水鸟或在水中、或在岸上悠闲的觅着食物。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西藏游记(三)——布达拉宫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