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手机:13910582152,QQ:840697769

 
 
 

日志

 
 
关于我

1978年出生,祖籍安徽。北京大学法学学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律师协会会员,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理事、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典当业协会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工商联、北京市商会会员,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法律及企业管理相关工作,具有十多年相关从业经验。为国内多家大型企业担任法律顾问。曾为某集团负责筹建该集团下属担保公司,并任该集团下属典当行高管,主管法务、营销管理等工作.受理过百余起诉讼案件.对金融行业特别是担保、典当行业法务工作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及深厚的理论基

网易考拉推荐

到达汶川县城,支援抗震救灾  

2008-06-04 13:53:48|  分类: 汶川地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5月22日晚3点,离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了10天。我们经过44小时夜以继日的艰难行军终于到达震中汶川县城。因和我们同去的深圳卫视的记者有采访任务,所以我们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留在汶川县城,一路将药品和物资采用徒步背运的方式送到急需药品的村寨中。一是我惦记着阿尔村的羌族孩子们(虽然在成都时已经知得到他们准确的消息,但毕竟还是没有见到他们),二是山中先急需药品,于是我决定背药徒步进村。

                                   

                            我站在去往龙溪乡的龙溪大桥,后面是正在塌方的山体

                                   

                                                 背负20公斤的药和物资进山的我

       因汶川县城去往龙溪乡的道路已被抢通,虽然背负20公斤重的药品和物资,前一段路程还算比较好走。但过了龙溪乡之后,特别过了龙溪马灯村后,原来的山路几乎全部被巨大的滚石和塌方掩埋,我们只能从上面踩过,最大坡度在70~80度。一边是大面积塌方的山体,一面是水流汌急的峡谷和万丈深渊。山上的飞石更加密集,像流星雨式的,大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因稍微大点声音就会引落一块石头,一旦掉下来打着下面的人,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了。这样的路就是空手徒步也非常困难,更何况背负几十公斤的重物。大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因稍微大点声音就会引落一块石头。

                     

                                                     背药进山的山路

                   

                             背药进山途中路过的正在塌方和滚石的山体

      我因常时间没有运动的原因再加上还没有调整过来的高原反应,后背上的物品感觉越来越重,身上汗流浃背。不断的有大粒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砸在塌方体上,迅速融入土中。口渴难耐,但为了省水,只好打开瓶盖简单润了润口。后遇到进山送通信工具的龙溪乡党委书记的越野车,就顺带拉了我们一段后车辆再也无法前进。我们只好继续徒步前行。走到离汶川县城20多公里处,我实在攀登不动了,只好坐在路边休息,放下背包后,突然感觉眼冒金花,赶快扶住路边的树木,才没有摔倒。越往里走,道路变的越艰难,几乎没有一处好道。这时,离我们要去的村子还有翻两个山头,因为天快要黑了,而我的身体确实不允许再强撑着继续赶路了,正在盘算着在哪找个安全的地方待一宿时候,遇到了得到我们进山的消息而出来迎接我们的羌族释比传人余正国和阿尔羌族小学的朱校长一行。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情况下终于在天黑后到达了目的地——汶川县龙溪乡阿尔村。因想急切的想知道该村的受灾情况,一放下行李就急不可待的打听起来灾情,后了解到该村房子基本全部背震毁,但人员伤亡并不大,仅死亡两人,阿尔羌族小学的学生全都安然无恙,心中稍稍多了些宽慰。因从倒塌的房屋中抢救出来一些的粮食,吃的还能保证一定时期,急缺的就是帐篷和药品。因他们那里无法收到电视,仅靠仅有的几台收听新闻。为了避免他们产生孤单感,我们详细向他们介绍了国家领导人怎么坐镇抗震救灾第一线的,武警官兵、解放军怎么前仆后继的,志愿者怎么赶赴一线的,爱心人士怎么捐款、捐物、献血的情形等等。

      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当天晚上睡觉的条件虽比较艰苦,我还是睡的比较沉,以致很多次余震均未把我震醒。第二天(5月23号)一早醒来,已是早上7点多,这时原美丽的羌族山寨现已面目全非,许多家人的房屋已经垮塌,扫望四周,一片狼藉,村民只能在残垣断壁旁搭建起临时的帐篷。山寨的早晨还是那么的宁静,站在村头依然能看到远处美丽的雪山。山寨的景色依然还是那么美,只是这种美中透露出几分异样,传统的民居被无情的震塌,羌族的象征羌碉也被震毁,周围原郁郁葱葱绿色的山体被一条条黄色的塌方撕裂。

       下午,我便决定去看望因灾死亡人员的家属。走进他们家后,发现他们的房子已经被地震完全震垮,一家人挤在用彩条布打建的临时帐篷内。他们家顶梁柱在这次地震灾害中为抢通村民赖以生存的泉水而被山上的飞石活活的砸死,留下身有残疾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

                      

现在因为房子塌了,他们只能居住在临时的帐篷中,用石头垒个简易的灶台做饭。我怕我再待下去会哭出来,所以,把我随身带的现金给他们一部分后,安慰他们几句便选择了离开。随后我又去看望了其他一些灾民,并把带的药品、物资分发给他们。这里的人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样,原以为是哭声四起,惊天动地,但事实这里显格外的静,人们在帐篷里或屋外呆呆的坐着,但还是能从他们的眼神中品位出哀怨和无奈,同时也流露出几分坚定。     

                 

       5月24号,看望阿尔羌族小学的孩子们。据该校老师羌族释比传人余正国和小学校长朱校长介绍。地震发生时学校非常危机,老师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孩子们的安全,没有一个考虑自身的安危和自己情况。每名老师都奋不顾身的将孩子转移到安全的地点,当余正国老师把最后一名孩子抱出教室的瞬间教室就塌了。最后在全体师生共同努力下,该校全部81名学生无一伤亡。只是孩子们被吓的够呛,许多低年级的孩子都哭了起来。这时,天突然下起了暴雨,为避免孩子们被淋着,余志国老师冒着危险将自家彩条布抢出为孩子们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帐篷,并把从自己食品店中抢出的食品给孩子们吃。当天下午,孩子的家长纷纷来到学生找自己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老师们的努力下都平安无事均都松了一口气。老师们在逐一确认的情况下将孩子们平安的交给家长。安顿好孩子们之后,老师们这时才想起自己家和家人。听到这些后,我决定看看这些孩子们。虽5.12大地震已经过去了整装12天,虽然他们失去了家园和学校,孩子们依然那么的天真活泼,在帐篷外、在残缺的断壁见玩着游戏,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却还是能读到地震带来的阴影。当问他们最需要什么的时候,他们在怯生生的的说“想上学”。..............,鼻子有点酸,我们决定尽力去帮助这些孩子们,希望他们能早一点回到教室上课。

                       

     因这次和我们同到阿尔村的志愿者有阿尔羌族小学的对口支援单位的人员,于是便配合朱校长和余老师和他们进行了沟通。他们给出的方案是:“孩子就地安置,在原址上搭建帐篷,建立帐篷小学。”而事实上这个方案并不是最佳方案,因为该小学校后面的山体已经被地震震酥,总不断的向下面飞石,如果遇到大雨,则极有可能会整体塌方,那样则会给孩子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我们则更倾向于将孩子们转移到外面去读书,等重建结束后在送回的方案。因手机没有信号,他们也无法和深圳那边联系。所以,决定在征得孩子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一两个孩子回北京上学,能解决几个算几个。其他孩子等下山后在慢慢和其他单位进行联系和沟通。

       5月25日,我们分别去阿尔村其他的寨子看望了灾民和孩子。

       5月26日,因山上缺少物资,我们把我们带进来能放下的东西(包括帐篷、睡袋等)全部留给了灾民,带着和我一起去北京读书的孩子正式下山。回去的路和来时的路已经明显不一样了,加上这几天余震不断,很多来时开辟出来的路被新的塌方或巨石淹埋,只能新开辟道路。在崎岖的山路上经过4~5个小时的艰难行程,与中午12点到达汶川县龙溪乡乡政府所在地。因人手奇缺,所以乡里安排不出多余的人员给被困山里的灾民搬运救灾物资。大量的救灾物资只能有各村组织强壮的村民冒险走出来领取,然后再背回去。今天出来搬运救灾物资的灾民明显比我们进山的时候多,冷清的街道上突然变的热闹起来。

                                   

       因需要等待和我们一起来汶川的车队,切具体的时间不确定。所以,我将孩子安顿好后就投入龙溪乡抗震救灾的志愿服务中,包括搬运救灾物资、搭建帐篷、清洗碗筷等。下午,我们在龙溪乡经历了自5.12大地震以来最大的余震——6.4级的余震,也许是每天余震太多的缘故,这次余震并没有给大伙带来任何影响,每个人只是简单停顿之后则继续工作。就在当天,龙溪乡按了个临时卫星基站,手机可以发短信,但不能打电话。因心中惦记着还没有出来的孩子,所以就利用空闲的时间发短信联系孩子上学的事情。这时,我们接到网易给发来的短信,说他们能帮忙联系解决阿尔羌族小学全部81名孩子出来读书的事情。于是我们就联系上网易派到龙溪乡的记者,与他进行了初步的沟通。晚上,帐篷留给了灾民,我们只好住在用彩条布临时搭建的“家”中过了一宿,晚间,余震不断,能清楚的听见旁边的山石飞落的声音。用当地人的话讲,就像在放鞭炮。

       5月27日,当和阿尔羌族小学的对口支援单位了解到网易的计划后,则认为孩子有他们带出去读书更为合理。但未能就带出去的人员和时间达成统一。这时,拉我们进山的车队也到达了龙溪乡,因同车的深圳卫视的同志还有其他的采访任务,我们汶川县城稍做停留后,决定带着孩子连夜冒雨和飞石离开震中汶川回到成都。在离开汶川的路上,看着车内熟睡的孩子,想着支援灾区这将近10天的日日夜夜和在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幕一幕,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们才在这几天呀,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生活的艰辛和危险。而我们所带的食物已经吃完,为避免给他们增添负担,我们只能离他们而去。善良的灾区人民,我为你们祈福,为你们祝愿,祝你们早日走地震的灾难中走出,愿“世者安息、生者坚强”。

      5月28日上午11点到达成都,我们在成都调整一天后,于5月30日凌晨到达首都机场。回到北京后,我们继续帮助协调阿尔羌族小学孩子的读书事情,经过多次协调,终于在6月1号儿童节那天就阿尔羌族小学孩子读书达成了一致。6月4日,阿尔羌族小学81名孩子及全部老师到达深圳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