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利律师

 
 
 

日志

 
 
关于我

1978年出生,祖籍安徽。北京大学法学学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律师协会会员,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理事、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典当业协会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工商联、北京市商会会员,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法律及企业管理相关工作,具有十多年相关从业经验。为国内多家大型企业担任法律顾问。曾为某集团负责筹建该集团下属担保公司,并任该集团下属典当行高管,主管法务、营销管理等工作.受理过百余起诉讼案件.对金融行业特别是担保、典当行业法务工作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及深厚的理论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2008-06-03 10:5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韩利律师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震憾了中国,也震撼了世界,身处震中千里之遥的我也能感受到地震的严重程度。震后,中国政府的应急反应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民间志愿者的反应速度之快,热情之高也是前所未有;人民解放军人民军队英勇抢险救人的场面更让人为之动容。当想地震造成的巨大破坏使得受灾地区人民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当看到无数官兵和志愿者奔赴同一个目的地——汶川的时候;当听着那些可爱的孩子用他们那天籁般的童声唱的《美丽的羌寨》,而至今还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时候;当看到或听到电视、广播、网络、报纸、手机上地震的画面和声音和到处充斥着死亡的信息时候。我作为中国的一份子,实难坐在电视机前安然的看着电视。于是,便决定背上行囊、带上灾区急需的药品和物资去灾区一线——汶川县龙溪乡。

       5月19日晚,在全国人民为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者默哀3分钟时,在汽车、火车、舰船长鸣声中我踏上了赶往重灾区汶川县的行程。20号凌晨2点到达成都,迅速的与其他志愿人员和爱心人事取得联系并汇合。当计划将行李放到酒店的房间时,却被告知有大的余震,我们只好到酒店停车场露天座着,到凌晨4点后,实在困的不行,我们决定上楼休息,这次酒店工作人员再没有阻拦。短暂的休息后,继续购买物资和药品、联系车辆和通行证事宜,一切安排停当后,联系保险公司给每个人上了意外伤害保险(因这次进去有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20号晚7点,在成都简单的吃了顿晚餐,我们一行八共用4辆车(两辆越野、两辆箱式货车)拉着自发购买的药品、发电机、食用盐等救灾物资从成都出发,绕道雅安—天全—泸定—丹巴—金川(或小金)—马尔康—理县后沿刚刚抢通的西线向汶川县城挺进。车队出成都后驶上成雅高速,一直奔震中的相反方向雅安驶去,一路望去,路上全是运送各式救灾物质的车队。到雅安时,已经晚上10点,但在成雅高速出口处还是有很多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为运输物资的车队提供着24小时的服务。出成雅高速,车队便进入了山区。这时,天下起了雨。路上车辆少了很多,车窗外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和雨打在车窗上的声音。

       深夜,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在一个不知道名的小镇进行了修整。小镇中停着很多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小镇的人们已经在家中、帐篷中、房沿下睡熟,小镇非常的寂静,偶然能听到一两声狗叫。我们不忍心打扰他们休息,声音和动作都小心翼翼下车活动一下。车外雨还在下,感觉很冷。据我们队伍中熟悉当地情况的介绍,过了这个小镇我们将翻越当年红军长征时翻越的两座雪山——“夹金山”和“梦笔山”。稍做修整后,我们继续赶来,随着路程的深入,原平坦的道路变得越来越崎岖,车辆也颠簸起来,借助车辆微薄的灯光,能看到刚刚从上山滚落下零星的飞石和被飞石砸变形的路边护栏以及刚刚安装上去的“路有飞石、注意安全”警示路牌。

       随着海拔的升高,窗外的雨水变成了大片的雪花,路也变得泥泞和湿滑起来。越往上走,雪就越大,车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原来的山路全部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山上偶然还有飞石从山上落下,飞过车辆,重重的砸在路边的栏杆上,发出刺耳的响声,转瞬间把笔直的道路护栏砸的变了型。快到山顶时,我们车队中一辆运送医疗器械的车辆因无法适应上山湿滑的道路而无法前行。我们只好下来推车,经过大家的奋力助推并摔无数次跤的情况下,终于将车辆推到达夹金山的山顶,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已经被冻的没有了知觉。在下山途中,我们遇见了一辆转移灾民故障车辆,车上满载从重灾区汶川转移出来的灾民,山上的温度非常的低,灾民们均蜷缩在车厢内,我们虽有心帮他们,但苦于车队中无人会维修车辆,而且手机在上山无信号,所以只好安慰几句,继续赶路,并在下山后将坏车的事情通告给当地管理部门和后续运送灾民的车辆。因刚才在山顶上推车时用力过猛的原因,我在下山后出现了头疼、恶心等强烈的高原反应。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夹金山上推车,最右侧为我,红外拍摄

        在艰难的翻越红军长征时翻越的第二坐雪山“梦笔山”后,我们于21日上午10点到达了阿坝首府马尔康,这时距我们从成都出发已经过去了整整15个小时。到了马尔康才发现这里的景色如此之美,山头上皑皑白雪,山中云雾缭绕,河中潺潺溪水,笔直的原始森林直插云端,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实在不敢也愿意将如此美丽的地方和地震连续到一起,实在想不明白上天既然赐予此地如此美丽的景色,却为什么又无情的摧毁她。

         因需要办理“应急交通通行证”的原因,我们决定在马尔康过夜。22日早8点,我们饱餐一顿后(因离开马尔康后,我们将很难在吃的热餐),则开始向汶川县城进军。在马尔康至汶川的省道路口,我们遇到第一个检查站,检查站上,官兵荷枪实弹,当志勤官兵详细的检查完我们的《应急交通通行证》后便予以放行。通过马尔康检查站后的一段路程还算平坦,景色还是如此美丽。路上全是奔赴灾区的各类运送物资的车队以及从灾区出来转移灾民的车队。上午10点左右,我们的车队穿过鹧鸪山隧道。在穿越鹧鸪山隧道后,气温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温度提升了很多,地震的痕迹也逐步明显起来。路上出现零星的飞石和小的山体滑坡。每隔一段路程都有一个服务站,有专门的人员或志愿者为过往车辆提供服务。当地的老百姓还自发的为过往车辆提供热水。

         22上午11点左右,我们路过第二个检查站,该检查站明显比第一个检查站严格了很多,在逐个核实每个人的身份后才予以放行,并告诫我们山有飞石要注意安全。过了这个检查站后,标志着我们已经正式进入重震区,这时的路也明显恶劣起来,大块的飞石横在路上和田地中、砸在路边的房屋上,大面积的山体塌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处,路边的护栏被砸的千疮百孔,严重扭曲,随处能发现被飞石砸烂的车辆以及被地震震裂的道路。偶然还有大块的飞石从山体上滚落,随时有可能砸在过往的车辆上。每辆车的驾驶人员都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车辆,遇到容易塌方和飞石处均依次快速通过。虽然道路非常的惊险,甚至有人为此而付出了生命,还是有很多解放军、武警官兵、志愿者、工程人员、医疗人员冒着余震、飞石、塌方义无反顾的通过这条生命线奔向灾区。在距离第二个检查站10公里处,我们遇到一处刚刚发生的塌方,“湖南交通”的工程人员则冒死进行全力抢修,我们也只好停车等待。半小时后,道路基本打通后,“湖南交通”的工程人员便指挥运送物资和转移灾民的车辆交叉依次快速通过塌方地点。经了解,该“湖南交通”的工程人员是每天24小时守护此塌方路段,他们对该路段做到随塌随抢,以保证该条生命线24小时不间断同行。车行大约3公里后,前方又发生了塌方,原来我们已经到达被当地人称为“满天星”的地方,该塌方处总是不断的向下面飞石,各运送物资的车辆在现场指挥人员的指挥下逐一、交叉、快速的通过“满天星”。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我们车队刚刚通过正在塌方的山体

         22日下午13点,车队进入理县县城。因灾民均被转移的缘故,整个理县店铺均已关门,居民的房门紧锁,街道上除救援人员很少能发现当地的居民,很难再见到原来繁华的景象,理县顷刻仿佛成为一个空城,一片凄凉和萧条。过了理县后道路更加崎岖,山上的飞石飞落更加频繁。路边的原非常美丽的羌族民宅也几乎都成为了废墟,很多羌碉也被震倒。有的民宅门口用白纸写着“xx已逝”的字,已告知前来寻亲的人,看到后实为心酸。22日下午3点,我们经过7个多小时艰难行军,我们终于到达重灾区汶川。这时距我们从成都出发已经过去整整44个小时。

2008年5月22日晚3点,离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了10天。我们经过44小时夜以继日的艰难行军终于到达震中汶川县城。因和我们同去的深圳卫视的记者有采访任务,所以我们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留在汶川县城,一路将药品和物资采用徒步背运的方式送到急需药品的村寨中。一是我惦记着阿尔村的羌族孩子们(虽然在成都时已经知得到他们准确的消息,但毕竟还是没有见到他们),二是山中先急需药品,于是我决定选择徒步背药进村。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我站在去往龙溪乡的龙溪大桥,后面是正在塌方的山体

 因汶川县城去往龙溪乡的道路已被抢通,我们背负20公斤重的药品和物资,在前一段路程还算比较好走。而过来龙溪乡后,道路就变的艰难起来,我们在搭乘一段龙溪乡党委书记的的顺风车后再也无法前进,我们只好继续徒步前行。这时的路更加艰难,特别过了龙溪乡马灯村后,原来的山路几乎全部被巨大的滚石和塌方掩埋,最大塌方的塌方体坡度能达到70~80度。一边是大面积塌方的山体,一面是水流汌急的峡谷和万丈深渊。山上的飞石更加密集,像流星雨式的,大家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大声说话,因担心稍微大点声音就会引落一块石头,一旦掉下来打着下面的人,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了。这样的路就是空手徒步也非常困难,更何况背负几十公斤的重物。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背药进山的山路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背药进山途中路过的正在塌方和滚石的山体

 我因常时间没有运动的原因再加上还没有调整过来的高原反应,后背上的物品感觉越来越重,身上汗流浃背。不断的有大粒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砸在塌方体上,迅速融入土中。口渴难耐,但为了省水,只好打开瓶盖简单润了润口。再走到离汶川县城20多公里处,我实在攀登不动了,只好坐在路边休息,放下背包后,突然感觉眼冒金花,赶快扶住路边的树木,才没有摔倒。越往里走,道路变的越艰难,几乎没有一处好道。这时,离我们要去的村子还有翻两个山头,因为天快要黑了,而我的身体确实不允许再强撑着继续赶路了,正在盘算着在哪找个安全的地方待一宿时候,遇到了得到我们进山的消息而出来迎接我们的羌族释比传人余正国和阿尔羌族小学的朱校长一行。在他们的带领和帮助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情况下终于在天黑后到达了目的地——汶川县龙溪乡阿尔村。因想急切的想知道该村的受灾情况,一放下行李就急不可待的打听起来灾情,后了解到该村房子基本全部被震毁,但人员伤亡并不大,仅死亡两人,阿尔羌族小学的学生全都安然无恙,心中稍稍多了些宽慰。因从倒塌的房屋中抢救出来一些的粮食,吃的还能保证一定时期,急缺的就是帐篷和药品。因他们那里无法收到电视,仅靠仅有的几台收音机收听新闻。为了避免他们产生孤单感和安定民心,我们详细向他们介绍了国家领导人怎么坐镇抗震救灾第一线的,武警官兵、解放军怎么前仆后继的,志愿者怎么赶赴一线的,爱心人士怎么捐款、捐物、献血的情形等等。

 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当天晚上睡觉的条件虽比较艰苦,我还是睡的比较沉,以致很多次余震均未把我震醒。第二天(5月23号)一早醒来,已是早上7点多,这时原美丽的羌族山寨现已面目全非,许多家人的房屋已经垮塌,扫望四周,一片狼藉,村民只能在残垣断壁旁搭建起临时的帐篷。山寨的早晨还是那么的宁静,站在村头依然能看到远处美丽的雪山。山寨的景色依然还是那么美,只是这种美中透露出几分异样,传统的民居被无情的震塌,羌族的象征羌碉也被震毁,周围原郁郁葱葱绿色的山体被一条条黄色的塌方撕裂。

 下午,我便决定去看望因灾死亡人员的家属。走进他们家后,发现他们的房子已经被地震完全震垮,一家人挤在用彩条布打建的临时帐篷内。他们家顶梁柱在这次地震灾害中为抢通村民赖以生存的泉水而被山上的飞石活活的砸死,留下身有残疾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现在因为房子塌了,他们只能居住在临时的帐篷中,用石头垒个简易的灶台做饭。我怕我再待下去会哭出来,所以,我便把随身带的现金拿出一部分给他们后,安慰他们几句便选择了离开。随后我又去看望了其他一些灾民,并把带的药品、物资分发给他们。这里的人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原以为是哭声四起,惊天动地,但事实这里显格外的静,人们在帐篷里或屋外呆呆的坐着,但还是能从他们的眼神中品位出哀怨和无奈,同时也流露出几分坚定。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5月24号,看望阿尔羌族小学的孩子们。据该校老师羌族释比传人余正国和小学校长朱校长介绍。地震发生时学校情况非常危急,而老师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孩子们的安全,没有一个考虑自身的安危和自己家人的情况。每名老师都奋不顾身的将孩子转移到安全的地点,当余正国老师把最后一名孩子抱出教室的瞬间教室就塌了。最后在全体师生共同努力下,该校全部83名学生无一伤亡。只是孩子们被吓的够呛,许多低年级的孩子都哭了起来。当时,天下起了暴雨,为避免孩子们被淋着,余志国老师冒着危险将自家彩条布抢出为孩子们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帐篷,并把从自己食品店中抢出的食品给孩子们吃。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孩子的家长纷纷来到学生找自己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老师们的努力下都平安无事均都松了一口气。老师们在逐一确认的情况下将孩子们平安的交给家长之后,这时才想起自己家和家人。听到这些后,我决定看看这些孩子们。虽5.12大地震已经过去了整装12天,虽然他们失去了家园和学校,孩子们依然那么的天真活泼,在帐篷外、在残缺的断壁见玩着游戏,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却还是能读到地震带来的阴影。当问他们最需要什么的时候,他们在怯生生的的说“想上学”。..............,鼻子有点酸。我们决定尽力去帮助这些孩子们,希望他们能早一点回到教室上课。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渴望读书的孩子

 因这次和我们同到阿尔村的志愿者有阿尔羌族小学的原对口支援单位的人员,他们给出的方案是:“孩子就地安置,在原址上搭建帐篷,建立帐篷小学。”而事实上这个方案并不是最佳方案,因为该小学校后面的山体已经被地震震酥,总不断的向下面飞石,如果遇到大雨,则极有可能会整体塌方,那样则会给孩子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我则更倾向于将孩子们转移到外面去读书,等重建结束后在送回的方案。因手机没有信号,他们也无法和深圳那边联系。所以,决定在征得孩子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接一两个孩子回北京上学,能解决几个算几个。其他孩子等下山后在慢慢和其他单位进行联系和沟通。

 5月25日,我们分别去阿尔村其他的寨子看望了灾民和孩子。

 5月26日,因山上缺少物资,我们把我们带进来能放下的东西(包括帐篷、睡袋等)全部留给了灾民,带着和我一起去北京读书的孩子正式下山。回去的路和来时的路已经明显不一样了,加上这几天余震不断,很多来时开辟出来的路被新的塌方或巨石淹埋,只能新开辟道路。在崎岖的山路上经过4~5个小时的艰难行程,与中午12点到达汶川县龙溪乡乡政府所在地。因那里人手奇缺,所以乡里安排不出多余的人员给被困山里的灾民搬运救灾物资。大量的救灾物资只能有各村组织强壮的村民冒险走出来领取,然后再背回去。今天出来搬运救灾物资的灾民明显比我们进山的时候多,冷清的街道上突然变的热闹起来。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领取救灾物资的灾民

  因需要等待和我们一起来汶川的车队,切具体的时间不确定。所以,我将孩子安顿好后就投入龙溪乡抗震救灾的志愿服务中,包括搬运救灾物资、搭建帐篷、清洗碗筷等。在灾民安置点,每天都有无数感人的事情发生,有很多灾民,他们本身就是救济对象,在自己不舍得吃的情况下将自己家中多余的粮食、蔬菜和生猪都捐到灾民安置点,场面实为感人,让人动容和汗颜。

                    [原创]我作为一名普通志愿者在重灾区汶川龙溪支援抗震救灾记 - 韩律师 - 韩利律师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灾民自己都没有猪肉吃的情况下,还将猪肉捐给灾民安置点

下午,我们在龙溪乡经历了自5.12大地震以来最大的余震——6.4级的余震,也许是每天余震太多的缘故,这次余震并没有给大伙带来任何影响,每个人只是简单停顿之后则继续工作。就在当天,龙溪乡按了个临时卫星基站,手机可以发短信,但不能打电话。因心中惦记着还没有出来的孩子,所以就利用空闲的时间发短信联系孩子上学的事情。这时,我们接到网易给发来的短信,说他们能帮忙联系解决阿尔羌族小学全部83名孩子出来读书的事情。于是我们就联系上网易派到龙溪乡的记者,与他进行了初步的沟通。晚上,帐篷留给了灾民,我们只好住在用彩条布临时搭建的“家”中,晚间,余震不断,能清楚的听见旁边山体上噼里啪啦飞落的山石声。当地人戏称“放鞭炮”。

  5月27日,当阿尔羌族小学的对口支援单位了解到网易的计划后,则认为孩子有他们带出去读书更为合理。但未能与学校就带出去的人员和时间达成统一。这时,拉我们进山的车队也到达了龙溪乡,因同车的深圳卫视的同志还有其他的采访任务再加上我身体出现了溃疡,我们汶川县城稍做停留后,决定带着孩子与当天连夜冒着雨水、余震和飞石离开震中汶川回到成都。在离开汶川的路上,看着车内熟睡的孩子,想着支援灾区这将近10天的日日夜夜和在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幕一幕,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们才在这几天呀,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这里艰辛和危险。而灾区的灾民还生活在这里,我们因各种原因只能此时选择离他们而去。善良的灾区人民,我为你们祈福,为你们祝愿,祝你们早日走地震的灾难中走出,愿“世者安息、生者坚强”。

5月28日上午11点到达成都,我们在成都调整一天后,于5月30日凌晨到达首都机场。回到北京后,我们继续帮助协调阿尔羌族小学孩子的读书事情,经过多次协调,终于在6月1号儿童节那天就阿尔羌族小学孩子读书达成了一致。6月4日,阿尔羌族小学83名孩子及全部老师到达深圳主进了武警广州边防总队的营房中开始他们新的学习生活。

注: 与本文相关的大量照片被我放到我博客相册中,地址:http://www.bj2008.blog.163.com/.请关注。

作者简介:韩利,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8年工作经验.

  

  评论这张
 
阅读(87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